《八秩回思》——秋溪赖氏崇恩堂首席顾问赖大希

2022-07-26 07:24 赖大希
219

我派名大希字慕贤,世属秋溪崇恩堂,依次分支庄栗堂、秩序堂、务本堂、明德堂,顺序派发谢公坑、黄泥岭、君达形、桅杆岭,1942年5月(壬午四月)生,系宏光公来孙、道生公玄孙、建发公曾孙、德让公之孙、由东翁幺子。我之前有三兄五姊,长兄大我20岁。我出生时,父亲49岁,母亲43岁。因双亲年岁已大,劳动能力较弱,家庭生活艰困。我童年赤脚放牛、砍柴、上学。我先后就读秋溪小学、石城初中、省立宁都师范学校。那时秋溪小学设在启元堂和崇恩堂,家校距离远,我不回家吃午饭。我读石城初中和宁都师范时,仍是赤脚往返。因此,一个学期开学到校后,要到放假才回家。直到高小毕业时,我还穿粗布便服,没穿过洋布衬衫和制服;还剃光头,没理过西装发;没钱买钢笔,用毛笔做作业。天下父母都望子成龙,我的父母也一样,壮年时,让我长兄读到初中毕业,这在当时是少有的。但我读初小时,父亲年过花甲,已经无能为力了。我曾三次面临失学:读完初小升高小时,高小毕业升初中时,初中毕业升宁都师范时,父亲都要我留在家里务农。多亏长兄一次次坚持让我升学,并积极分担我的上学费用。艰苦子弟较争气,我自幼尊敬父母,严守家教,生活节俭,读书刻苦,学业优良,殊爱文史。

回思一生,我在下列几个方面做得较好:

(一)敬业爱岗,认真务教1962年6月,我从省立宁都师范学校毕业,由国家分配任教。开初历任迳口、秋溪、烟坊、丹阳、龙岗等地小学教师。

1969年8月至1977年底,历任新坊、新田、小姑、石溪等校初中毕业年级班主任和语文教师,并任该四校教研组长,且代新坊、石溪两校教导主任。我任初中毕业年级语文期间,次次升学统考,成绩均列前芧,很受上级赞赏。因此,1977年被破格选为高考评卷教师,参加高考语文评卷。

1978年初,我被选拔到江西省重点学校石城中学任教初中毕业年级语文,并兼高考补习班语文基础知识教学。我任教石城中学初中毕业年级语文期间,连年升学统考,不但在本校同年级各班中排名最前,而且在全县各校中排名也最前。所以上级曾组织全县各校初中毕业年级语文教师前来我班听课。

此时,秋溪大众要求提高秋溪的初中教学质量。秋溪出身的县文教局副局长刘仕俊与同为秋溪出身的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丁河艳商讨后,1981年初把我从石城中学调任秋溪初中教导主任。此时,秋溪初中副校长(代校长)正忙于申办退休手续。他把管理学校的责任交给我。于是,我将赖宏权、赖由光、阮承延等教师留下,并请上级陆续调来赖于桥、赖于覩、赖锦锋、赖大毅等老师。我还亲聘赖汉英、赖德操、赖大松、赖绍廉等老一辈文人和刚刚高中毕业正当意气风发的赖满根、赖书平、赖浙江、赖经纬等年青书生到秋溪初中任课。秋溪初中的师资力量得到加强,教学质量逐年提高。1983年升学统考,秋溪初中录取中师1名,重点高中17名。终于打破中专中师和重点高中零录取,开启了录取中专中师和重点高中新起点。从此,秋溪初中学生,除迁居等特殊情况不会再往别校转学。相反,周边各校的学生纷纷转来秋溪初中就读。秋溪初中只有六个班,即使没有一个流生,也只有300名。据赖书平老师回忆,秋溪初中达到过387名。1984年升学统考,秋溪初中夺得“三项第一”:全县数千考生中个人总分第一;全县一千多女考生中个人总分第一;全县录取省立宁都师范的五十名新生中个人总分第一。因此,屏山中学曾国胜校长(浙江省人)坚起大拇指,称赞“秋溪初中了不起!”1984年8月上级行赏,把我升为秋溪初中副校长(代校长)。同年底,我被评为“石城县教育先进工作者。”1985年升学统考,秋溪初中再获大胜,超过中专中师体检分数线的多达7名,录取重点高中的多达22名。

1985年8月,我被调任洋地初中副校长(代校长)。1986年升学统考,洋地初中大胜。同年8月上级再次行赏,把我升为洋地初中校长。而洋地乡党委更是特别高兴,把我发展为中共党员。至1988年,洋地初中三年连胜,共计录取中师十多名,终于解决了洋地山区长期存在的教师紧缺问题。

1988年8月,我回任秋溪初中校长。该校升学统考又三年连胜。

1991年8月,横江中学校长、教导主任大变动。我即将退位二线,但仍与比我年轻20岁血气方刚的温祖华一同调任横江中学副校长。他主持校务,我兼教导主任主管教学。从此,横江中学初中升学统考连年大胜。在此期间,我几次请退二线,但都被留任。退二线前,我向县教育局温昌宏局长力荐秋溪初中副教导主任赖宏权、横江中学副政教主任刘瑞明、英语骨干教师刘永保、数学骨干教师危定稳等。温局长当场表态:“老校长所荐,我记住了,请你放心。”不久,所荐无一落空,皆被提拔重用。1995年8月,我退二线,转任横江中学工会主席。

1996年8月,应赖宏权校长之邀,我回到秋溪初中顾问校务。1999年上半年,赖宏权校长去赣南教育学院进修,我还受托代理校长。2002年10月底,我已超过60周岁,正式退休。

2006年初,我还被聘为广东省揭阳市私立兴华学校(小学、初中九年制并设幼儿园)校长。

总之,我务教41年,培桃育李数千。承蒙各地各校学生和家长夸奖为“教语文多年成绩居第一,治学校各校校务列前茅”的好老师,好校长!

(二)尊祖敬宗,殷理族务(文中所记捐助资,大鸿兄为美元,其他均为人民币)。

1981年初,我调秋溪初中工作后,一直参理宗族事务,至今四十多年。1983年至1984年,积极协助德发细公修缮庄栗堂。我多次请他到我家里商讨庄栗堂修缮问题。我率领在秋溪初中就读的彦宽公子孙把卸在秋溪粮站的一车河沙运到庄栗堂,未收分文运费。

1990年至1992年,我担任顾问重修崇恩堂,接着晋牌上匾。我写信并面会台胞由勋先生,募得义助金壹万元。我又写信给美籍大鸿先生,募得义助金贰仟伍佰美元。我还面会回乡探亲的台胞大由先生和回乡定居的台胞德根先生,分别募得义助金伍仟元和壹仟元。此外,为了崇恩堂和启元堂内及两祠游坪铺水泥地面,我率领在秋溪初中就读的伯源公、宗祐公子孙从秋溪河里捡河石约20方,并运到崇恩堂游坪,未收分文劳务费。

1993年至1994年,我担任顾问续修崇恩堂八届族谱,并受命撰写《后记》。

1994年底到2013年春,我连任崇恩堂第一、二、三届理事会副主任,年年组织祭祀活动,并多次参与修祠、修坟。

1995年,我向有关各祠发起,并在屏山松溪小林宗亲家里开会作出决定:从1996年春分起恢复屏山赖氏九族祠祭祖。此后,我连续多年前往参祭。

1996年至1997年,我发起并主持重修明德堂,接着晋牌上匾。我联系大南局长募得义助金壹任元。联系海祥细公募得义助金壹仟伍佰元。竣工时,分别赠“敬宗楷模、”“尊祖典范”功德匾。

1999年至2001年,我发起并主持重修孔良公祠。我先联系海祥细公,募得义助金贰仟元,后又联系由钰先生,募得义助金壹万贰仟元。此次除了修祠,还在孔良公祠大门外筑起了一座水泥舞台。竣工时,分别赠坤波细公、海祥细公“模范百世”“修祠元勋”功德匾。我年年牵头和主持秩序堂祭祖,直至2005年迁离秋溪进城居住。

2001年,重修孔良公祠竣工后,我按乐陶叔的意见,又主持修缮了庄栗堂。

2003年正月初一,屏山赖氏九族祠发生火灾。接到长溪祠才桥宗亲通报后,我立即邀集崇恩堂全体理事赶往屏山察看灾情。随后,我写报告托原屏山镇人大主席赖世炎宗亲呈交屏山镇党委、政府,要求尽快修复屏山赖氏九族祠,并要求尽早落实政策,将该祠归还原主石城赖氏。

2004年,根据金发主任提议,由文光、福民俩前往广东中山联系,由钰先生承诺全资助修崇恩堂九届族谱,并指定我担任主修。但因有些意见未合,草谱完成,没有付印。其谱稿被妥为保存,为2011年崇恩堂九修族谱所用。

2005年,我发起成立“石城县赖氏宗亲联谊会”,先后任常务副会长和顾问。此举增进了全县赖氏宗亲的友谊和交往,加强了对屏山赖氏九族祠的修缮和管理。

2006年,我支持大保兄牵头修缮庄栗堂,出面联系由钰先生,募得义助金伍仟元。

2006年至2008年,我应邀赴赣州参修《客家赖氏联修族谱》,并任常务副总编。按各地各族老谱所载,我认定硕、灿两公父子关系,反对在硕、灿两公之间轻妄增插世代。

2008年10月,我完成了《赣江源头客家人--石城赖氏》全稿。并将该稿交给了石城县赖氏宗亲联谊会。而后辞去编务迁居赣县梅林。该稿为后来编辑《石城客家赖氏》打下了坚实基础。

2011年至2012年,我担任《崇恩堂九修族谱》总编辑,亲自编撰“赖氏先代世系”,并受命作《序》,还为九修族谱助资壹仟元。

2012年至2013年,我支持由明老师牵头重建明德堂。除了丁口钱,我另外助资壹仟元。

2013年至今,我担任崇恩堂第四届、第五届理事会首席顾问。我向理事会提供了不少增强宗族团结、促进宗族荣昌、提高宗族声望、扩大宗族影响的意见,并为崇恩堂公益基金助资壹仟元。

2018年春,崇恩堂理事会换届。我受托代表第四届理事会报告工作。我在报告中建议修缮伯源公祠和崇恩堂左舍及附屋。新一届理事会认真察看后,决定拆旧重建。

为了消除秋溪赖氏始祖兰公逝世一千多年一直未建祭祀堂的历史遗憾,为了增进兰公系下各分支大团结,2018年5月,我向建懋教授吐露了兴建兰公祠的愿望。但我主张祠址最好选在秋溪赖氏最早开基处竹子坝(即今背屋和街头)。并且推举排行在前的明禋堂族委会牵头。经过联系磋商,明禋堂族委会负责人说:“背屋没有建祠地基,还是把兰公祠建在崇恩堂近处,我们明禋堂一定会大力支持。”因此,萌生了将伯源公祠升建为兰公祠的想法。但我认为“启元堂”这个堂号很好。“启元”即“开元”,唐朝的“开元盛世”是中国上下五千年历史上光辉的一页。所以兰公祠建好后,“启元”堂号无须改,也不应改。以荣金为主任的兰公祠筹建委成立后,我担任顾问。为兴建兰公祠,我义助壹万元,又让儿子另助壹仟元,还交了壹仟壹佰元丁口钱,合计壹万贰仟壹佰元。此外,为了帮助筹措建祠资金,我不顾年老,多次同荣金主任等出外联系宗亲。到过丹阳、松溪、洋潭、洋地和宁化治平上坪、广昌塘坊井溪、宁都湛田、瑞金夏塘和瑞林、会昌庄口、于都罗江和葛坳、赣州、遂川以及福建长汀水头洋田新华、永定汤湖、厦门、泉州晋江、福州、广东佛山、中山、东莞、深圳、梅州、五华等地。特别是2018年6月30日在广昌县塘坊镇井溪自然村找到了失联一千多年的兰公系下唐郎公后裔,这在宗族史上意义特别深远而重大。

2019年,兰公祠筹建委决定编修兰公宗谱时,我已年近八秩,虽力辞总编之职,但愿意担任顾问,继续发挥余热,做力所能及的工作。

为了深究赖氏族史,我仍在继续查阅有关谱料。谨蒙广大宗亲夸勉为“族谱专家。”2018年8月7日更被聘为“江西省名姓文化研究员。”

2022年4月底至5月份,受孔銮公房贤裔大全局长、经顺、德勤等多次诚挚电邀,我从赣县回到石城秋溪与房亲共商彦宽公祠修缮大事。5月7日,受推在崇恩堂主持彦宽公裔孙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了新一届庄栗堂理事会,促进了良、銮两支大团结,协商了彦宽公祠修缮工作。我为修祠出资壹仟叁佰元。

(三)热爱家乡,热心公益。我积极为家乡办好事,一心为乡亲谋福利。不顾自身受到影响,坚决反对撤并秋溪初中,是为了让家乡子弟能够就近接受九年义务教育,大大节省读书费用,大大减轻家长负担,使困难家庭的子弟也不会失学。更为了使家乡子弟尽量避免远途上学随时可能发生的交通安全事故。

2007年到2013年,我积极推动向长溪祠学习,设立崇恩堂公益基金。用于修祠修坟,祭祖祀宗;扶贫济困,救孤助残;尊师重教,助学奖学等。

除了上述几个方面,我在为人处世方面,还具有下列思想品格:

(一)心存仁爱,爱生如子。在那非常的历史年代,我担任初中毕业年级班主任。当优秀学子升学遭遇困难时,我总是不畏风险,站出来为他们说话,让他们能够升学。

(二)爱惜人才,起重晚辈。我真心实意,全心尽力把多位优秀年青教师推上了学校领导岗位。

(三)谦虚礼让,尊老敬长。我喜欢与有德有才的长辈交往,虚心向他们学习,继承和弘扬中华民族优良传统。我请过多位长辈文人到秋溪初中任课。让他们学有所用、老有所为,有所收入、改善生活,享誉社会、受人尊敬。

(四)诚实重信,不说假话,不做虚事。我从来不让自己的学生在升学统考中作弊。向上级汇报工作坚持实事求是。

(五)坚持正义,维护公道。我勇于站出来反对强行霸道,同情弱势受欺者。

(六)坚持清廉,不谋私利。我从来不为自己或亲人升职晋级向上级领导送礼拉关系。我任校长十多年,一直将学校资金用于兴建校舍,添置设备,改善办学条件。所以上级领导来校检查视察工作,我只在校内食堂简便接待,从不带进酒店用高档酒菜招待。上级领导的陪同人员向其他学校的领导透露说:“像赖大希校长那样简便接待上级领导的,在全县各校中独一无二。”

    不忘本,不变质,这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我出身农家,是农民子弟。虽然自己有正式工作,当教师任校长达四十余年,现在享受退休待遇,晚年生活无忧,但始终不忘童年艰困,一直保持节俭朴素的生活习性。

我幸有一位好内助陈惠英。她有文化,多才艺,操持家务,照料儿女,几乎一肩挑,无需我分心。让我有时间、有精力坚守岗位,做好工作。我能够为国家、为人民、为家乡、为宗族作些贡献,其中有她的一份辛劳。


IMG_7801-3-2.jpg


正在镌写手稿的大希先生。


IMG_8647-3-2.jpg


《八秩回思》手稿印影件。


IMG_7819-3-2.jpg


与同为崇恩堂宽公房裔孙的经顺、充根在一起。

昵称:
内容:
验证码:
提交评论
评论一下